2017-03-25

看到五星红旗在悉尼飘扬的感想



我曾经在五星红旗下虔诚地宣誓,我曾经在雄壮的国歌音乐声伴奏下,看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而激动……我一直都很爱国。到了澳洲之后,曾经跟一个澳洲朋友争论,他问我,如果澳洲跟中国对抗,一队人高举澳洲国旗,一队人高举中国国旗,你会站在哪一边?当时我感到很为难,虽然我依然很爱国,可我也很喜欢澳洲。在此后的多年里,我对此问题一直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那年京城百万民众自发的上街散步,广场上有飘扬的红旗,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民主女神雕像,我看到了真实的民意;当坦克和枪声笼罩了京城之后,广场上的那些红旗被鲜血染得殷红,我看到了官府的意志和残暴。我为受难者和苦难的中国而流泪,我依然很爱国,总觉得五星红旗代表着祖国。
当年很多中国留学生因此而留在澳洲了,然后他们的家属亲人也来了。澳洲是一片理想的安居乐业的净土,随着在澳洲生活日久,我越来越喜欢澳洲的平和宁静,我远离澳洲的政治,也从不关心哪个政党上台,我关注祖国更多于关心澳洲,因为我依然很爱国。
但是在昨天,当我看到五星红旗在悉尼到处飘扬的时候,却让我从心底里感到恐怖。因为我已经认识到,爱国不等于爱政府,一个非民选的政府,根本就无权代表国民,一个非民选政府的“总理”,也同样不能代表一个国家。
看了昨天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及其他消息报道,已经有充分的证据显示有一些中国商人,通过“政治捐献”去资助那些去挥舞五星红旗的人,我想到了最近轰动媒体的“红顶商人”郭文贵等人的遭遇,及其掀开震惊中外的黑幕……
当年那些因1989年六四的“人血馒头”居留下来,如今却为某种目的去挥舞五星红旗的人,最好看一下昨天孙宝强女生及其先生在现场高举的那副对联:“当年求绿卡捶胸顿足,今日邀主宠吮痔舔菊。——横批:认贼作父。”
据说这幅对联在现场很让人瞩目,“那些合唱团的男男女女,他们看到对联很是窘迫,头一低迅速过去,其中有在上海时被迫害的魂飞魄散的董先生,现在是御用团长。另一个徐娘是父亲老迈,澳洲政府给她照顾签证过来的,此女不思报恩澳洲,鞍前马后一贯是中领馆的狗腿子。”
另外,我不知道那些到现场去摇旗献媚的人里,其中有多少是不带个人目的而是发自内心的人,如今在民主自由的澳洲,若真有那么多华人是发自真心的,而我们这些拥护民主自由的反而变成“一小撮”,真不知道这会让澳洲人怎么看待我们这些澳洲的华人?细想起来真让人感到痛心疾首,更为我们澳洲华人的未来而感到担忧和恐惧,但愿当年“输出红色革命”而引起的印尼反华屠杀华人的悲剧不要在澳洲重演!
刚才在微信群里看到钟锦江先生发布的一个最新消息:
各位群友:这两天如你们所见,中共要用红海洋占领悉尼。为什么中共要用红色呢?正如我们一直被教育的那样:红色是血的颜色,红色象征着中共血腥的革命精神,华人华侨们:难道你们真的希望看到我们美丽的被蓝色海洋环绕的澳大利亚被中共、及其“第五纵队”--那些爱(党)国侨领们用红色攻陷吗?不!绝不!守护澳洲价值的朋友们,请于今天(25日)下午4点在Town Hall集合,以行动捍卫我们千辛万苦移民澳洲而获得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生存环境。谢谢!
澳洲是我们的家园,不管那些去摇旗献媚的人有多少,我作为一个澳洲华人,必须要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虽千万人吾往矣”!
朋友,一起来吧,今天下午,不见不散!
文森 2017-3-25 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