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再论言论自由——与群里的行迈先生商讨


(2016.9.12.  此对话记录是本人与本联盟群里的行迈先生商讨言论自由等问题)

行迈的留言:


惊呼:严重违反澳洲价值的言论正在本群肆意泛滥!

本人回国探亲旅行,偶有Wi-Fi才微信。看到近日以来群里的言论,不禁惊呼:反对澳洲价值的言论正在本群肆意泛滥!
看看吧--

“蒋介石挑起中日战争”(高尔特)
        这是什么混账话?!这是安倍的代言,还是日本右翼的叫嚣?!九一八事件和卢沟桥事件这些跳起中日战争的操盘手竟然不是日本帝国主义者,而是中国首脑蒋介石!?令人惊异的是,这种公开为侵略者辩护的言论在本群却无人抵制。请问大家,为二战罪魁之一的日本法西斯辩护是不是在公然藐视澳洲价值?!日寇发动太平洋侵略战争、向达尔文港开炮、以及残害澳洲俘虏的历史,还都历历在目啊!

“我反共十几年”;“如果有机会到澳洲监狱里学两年英语值呀”(戈壁大漠)
         此言论者一直以鼓吹暴力和大喊反共口号为荣,早已被群友叱咤。现在又明确无误地宣称值得去触犯澳洲法律。这种打打杀杀的流氓以前是毛泽东依赖的力量,现在快要成为本群的中坚了。试问,难道本群是一个挑战澳洲价值群吗?

“要以最大的恶意去解读公权力”(文森)
          以我在群里对言者的理解,他不一定明白其引用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由于所指“公权力”是指中国的公权力,这句话的含义再明白不过,就是反华!公权力是人类共同体(国家、社团、国际组织等)为生产、分配和供给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务(制度、安全、秩序、社会基础设施等),促进、维护和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而对共同体成员进行组织、指挥、管理,对共同体事务进行决策、立法和执行的权力。目前中国的公权力并未让人们大众完全满意,正如澳洲和美国的公权力亦未让两国人民完全满意一样。然而,“以最大恶意去解读公权力”,就是要反对和取消公权力。其结果难道不是国家解散,人民遭殃?你去问问中国公民和澳洲华人,这不是反华是什么?!不是反对澳洲赖以发展的基础之一,澳中友好,即澳洲价值重要组成部分,那又是什么?
        至于抹黑一切中国的好事情;抹黑中国人民,包括中国全体军人、全体教师、全体知识分子、全体私营企业者、全体青年、等等的言论;抹黑为澳中友好做出努力和贡献之两国官员和友人的言论,日复一日地在本群甚嚣尘上。那些召集本群的人士该醒醒了:本群要成为一个反对澳洲价值和反共反华的大本营吗!?

 文森的回复:

对于您表示“不禁惊呼:反对澳洲价值的言论正在本群肆意泛滥!”我感到莫名诧异,但看了你所列出的那几项指责之后,我觉得那简直太荒唐可笑了!若不是有群友私信希望我谈谈的,我还真不想回复。那天有群友说“鸡跟鸭讲”,此刻我也深有同感。若我对你直说“不屑一顾”,恐怕有伤您的颜面,也有违我倡议的“以最大的善意理解他人”。所以我还是谈谈我的个人浅见,恭请赐教。
首先,不知道您是否知道在澳洲有“言论自由”?即使是在中国的宪法里也有此款,若您真是不知道的,我善意请您自己先去查一下。本联盟崇尚澳洲价值,群友自然可以有言论自由,在群里每个人的言论只代表自己,您是否明白个人并不代表团体?个人与团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若您真是不懂的,那我这次善意提醒您了,希望您下次不要混淆了。
对于您指责另外两人的那些言论,虽然我并不觉得他们的言论有什么大问题,至多也只是个人认知的不同而已,但我在此不敢越俎代庖。而至于您指责我倡议的“要以最大的恶意去解读公权力”,我很善意地理解您并非故意“断章取义”。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有句名言:“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而习近平也说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如何才能实现“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那就是“要以最大的恶意去解读公权力”,才可以防止公权力的拥有者(包括政党及领导人)滥用权力。这本是很浅显的常识,不过因为在中国专制文化的熏陶下,确实有不少人还不很明白,但愿您现在能够明白吧!若由此而引申到什么“暴力”“威胁”等等,那岂不是很愚昧无知和荒唐可笑吗?
我很高兴您居然能理解我所指“公权力”是指中国的公权力。但我实在弄不明白你怎么却把限制“中国的公权力”解读为“反华”的呢?甚至还引申到“国家解散,人民遭殃”?政党不等于国家,政党做不好就要滚蛋下台,这在澳洲早已是常识。若真能限制“中国的公权力”,就是让祖国的同胞们活得更好,那又何来反华之说呢?这样说您能够明白了吗?

行迈的留言:

文森,谢谢你对自己不当言论的注释。我接受你的解释,但原话的绝对性肯定是不当的。如你所言,本群如果讲言论自由,就要容许他人发表各种意见。我的意见就是不要让这个群成为反共反华的小本营(说大本营太抬举)。我把本群的事说给国内一些朋友,没有人在意澳洲这批华人的动态。人们只在意澳洲是否反华。我不希望本群的言论给国人造成澳洲反华的映像,因为澳洲并不反华。
   

文森的回复:

抱歉,下午我在匆忙回应您后就有事离开了,刚才看到您的回复,我想还是很有必要再说明一下:
1. 我从不认为自己有何不当言论。希望您明白一点,我对您的回应根本不是为自己注释,而是认为您文中有错误而向您解释。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请再看一次(为免影响大家,全文链接附后,略为修改了言词谬误之处)。若您认为您没有错的,欢迎您继续讨论。这并非我喜欢跟您较劲,而是我刚才看到,您的说法已经误导了一些群友对本群宗旨的理解,我是出于对本群的关心而要较真。
2. 我和您都无权对本群未来的走向画地为牢。因为您仅是一名成员,在不违反群规的情况下,您有权自由发表您的言论,但这只能代表您自己个人的观点;同理,我也是跟您一样,我的言行只能代表我自己,而我一向崇尚宪政民主,反对专制独裁。在不违反群规的情况下,我有权发表自己的观念,他人无权干涉,而且也不应该解读为本群的宗旨。
3. 关于“反共反华”的谬论。从我个人的理解上说,中共只是目前在中国的执政党(虽然其合法性近来颇有争议,但不属于此讨论范围就暂不议),我们在澳洲生活久的人都很清楚,执政党只是国家的管理者,直指甚至反对执政党的错误是很正常,而且这才是爱国的表现;因此,指出中国执政党的错误也同样是爱国的一种表现,跟反华完全是不同的概念,请您以后不要混淆了。
4. 基于微信群是属于中国监管的,为了大家的安全和遵从本联盟的宗旨,我个人赞同您不在本联盟群里谈论“反共”的问题。顺告,基于中国的法律,我个人从不喜欢谈论“反党”之类的问题,就此打住。另外,我在此呼吁,尽快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建立类似的联盟群,让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文森  2016.9.1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